首页  夜总会  正文
我是空姐,我在北京,我去夜总会上班了

时间:2021年04月28日 阅读:20 评论:0 作者:飞蚂蚁

小吴是某航北京基地的一名空姐,这个月发工资,她只收到了5500块钱。刨除要交的房租和要还的花呗,她还剩300块钱。

我初遇小吴的时候,是在朋友的酒局上。那天我们一见如故,她爱笑,大笑,抱着我疯狂的扭动、摇摆、流的汗都是青春里荷尔蒙的味道。

我沉醉于这个女孩放肆的笑容,那种说话时唇齿间碰撞的率真,还有一瞥可见的可爱和温柔。

酒过三巡,我们一群人也累的蹦跶不动了,坐在一处有的没的瞎聊着。

小吴凑到我身边来问我,在国外生活的怎么样?说她以前最喜欢的国家就是新加坡,只可惜因为英语不够好放弃了好几次面试通知。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敷衍着说没事的,英语可以慢慢学,这个不难。

小吴低头浅笑了一声,说了句“不会的,再也回不去了”

我当时不解。还以为她只是在借着酒劲缅怀感情,却没有想过,她当时真的已经深陷漩涡了。

那天我们喝到天亮,从酒吧出来的时候,门口的煎饼摊都开始冒热气了,卖手抓饼鸡蛋灌饼的都在吆喝,还有为了混口饭吃被父母强制拉出来,拉着小姐姐衣角就不撒手的卖花小姑娘。

正当我们往前走的时候,小吴不见了,我们踉踉跄跄的回头去找小吴,却发现她正牵着那个卖花小姑娘在买煎饼。

我看着她在热气的笼罩下不太清晰的身体,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好暖。虽然她的穿着和她周围的小商小贩不太一样,顶着两个被睫毛膏晕染的还挺脏的大眼睛,但是你就是会感觉,她就是那个最普通最平易近人的女孩子。

后来我们又折腾着去吃了一顿早饭,喝完早上的第一杯热豆浆,感觉酒气也下去了一大半,仿佛又是一头新生的“社畜”,可以继续打怪升级了。

临走的时候,小吴拉住我的胳膊,不太好意思的跟我说“我可以加你个微信吗?”

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出于自我保护还是一种自卑,我当时跟她说的是“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相信我,下次见面我来加你。”

小吴把手从我的胳膊上拿开,眼神也黯淡下来。但是随即她又抬起她那两只忽闪忽闪的眸子,看着我说“没错,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然后,又给了我一个拥抱,转身离开。

我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楞了一分钟,我在想“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啊,温柔美好,却又感觉神秘不可捉摸”

这之后隔了几个月,后来再次听到关于小吴的消息是从别人的口中。

那是一个做投资的朋友说,有一次他跟客户去夜总会聊业务的时候,在包间里碰见了小吴。两个人面面相觑,都很尴尬却又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天他们唱歌喝酒,小吴也一直陪着那个陌生男人喝酒摇骰子,直到三点多才结束。最后五个人喝了四瓶马爹利,几乎都喝的醉醺醺,但是走的时候小吴还是把他们送到了门口,然后贴在那个朋友的耳边跟他说“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别人在这里看到了她?”

显然,他并没有遵守承诺,在一次吃饭聚会上,把“小吴的秘密”脱口而出,当成谈资和我们讨论。

我也不知道听到大家议论小吴的时候是怎么个心情,可能是因为我看到了她那么美好的样子,所以当残破的一面摆在面前的时候,会觉得难以接受。

以前北岛说: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我突然想起来昨天在朋友圈看到的一句话,说北上广没有梦想。以前的梦想是有关人生、有关奋斗、有关执念和信仰,而现在的梦想都是有关房子、有关职位、有关钞票。

可能不是我们充满了钱味,而是钱味充满了我们。

无论如何,希望我们都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