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资讯  正文
夜场工作过的女人就不干净吗?

时间:2021年04月26日 阅读:33 评论:0 作者:飞蚂蚁

1酒桌上,梁娜不断搔首弄姿,笑得浪声浪气,将一桌男人迷得七荤八素。

坐她正对面的李素却板着脸一言不发,对梁娜频频举杯相邀的动作视而不见。可她越是这般,梁娜越是起劲儿,笑道:“美女,今儿这一桌就咱们两个女人,你不陪我喝一个,我在这些大佬面前很没面子啊!”

李素真想拍桌走人。她知道梁娜是把她当做和她自己一样继续在风尘里打滚的人了,其实不然,李素早在八年前上岸,做了正经行当,如今是个兢兢业业的业务员,且和席间的青年老板朱凯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

不像梁娜,是在座某位、或数位老板的姘头,共同情人。

要说梁娜和当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她从夜店转战生意场,成了一只高级鸡,比当年更丰满浪荡,手段也更老辣纯熟了。

八年前,李素背井离乡,去那个灯红酒绿的城市给两个弟弟赚医药费和学费,白天刷盘子晚上摆摊儿,被饭店老板揩油,被城管追撵。好不容易攒了几万块钱被人一夜之间骗个精光,最终带着视死如归的心走进了夜店,做了酒水小妹。

而梁娜是那里的坐台小姐。

虽然她们的本职工作不同,但混夜场的有几个能出淤泥而不染?李素虽然没有像梁娜一样光明正大地出卖色相,但却跟一个小老板打得火热。那时候她多年轻啊,嫩得能掐出水儿来。人家图她娇艳的容貌和年轻的肉体,极尽哄骗之能事,口口声声地说会娶她,她一下子就沦陷了。等交付完了全副身心才发现,人家是有老婆的。

他老婆带人到了夜店,打得李素鼻血喷涌,骂她是卖的。

现场除了梁娜无一人敢帮腔,梁娜泼辣惯了,当即叉腰破口大骂:“卖的怎么了?就你这样的,想卖都没人要!”李素并不感激梁娜,她只觉得羞耻,那一句“卖的”,把她和她归为了同类。

可她们是同类吗?

是吧!至少除了她以外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没有人管她是不是被那个小老板骗的,也没有人相信她在那两三年里真的没有主动勾搭过男人。反倒因为那些人钱来得快,花得也快,攒的钱还不如李素多,这又成了她“偷摸着卖”的铁证。

她成了夜场最别具一格的绿茶。

现在,梁娜就坐在李素对面,不断向她发出讯号,空气中弥漫着威胁的味道。她似乎想问她,当年夜场查封了以后她去了哪儿,做过哪些事儿,怎么就又兜兜转转跟她跑到一个酒局上来了。

李素心中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她恨这无情的天意。

2散席后,朱凯问李素:“梁娜要加你微信,你干嘛那么不给人面子?一桌人都看着呢!”

“我干嘛要加她微信?我跟那种人有什么可聊的?”顿了顿,她又冷笑道,“我看王总挺好她这口,一个劲儿地摸她。”

她故意把话说得恶毒,以此跟梁娜划清界限。其实她手机里存了梁娜的电话,离席时两个人在洗手间碰头,梁娜照着李素的名片当面打给她,说万一以后李素想找她聊天呢?

看着自己的名片捏在对方手里,李素的心更沉了。

李素跟朱凯是通过工作认识的。

当年离开夜店之后,李素想换个正经工作,就找了个公司跑业务。跑业务对学历没啥要求,反正不给底薪。李素愣是凭着那股韧劲儿拿下了一个又一个单子,花了五年时间熬成了资深业务经理。

再然后,认识了朱凯。

朱凯称得上青年才俊,年纪轻轻白手起家创下事业,见多了生意场上虚情假意、矫揉造作的女人,只想找个身家清白、洁身自好的。李素在跟男人的接触中始终保持一定安全距离,这点让朱凯颇为满意。

很多人觉得李素能被朱凯看上是祖坟冒青烟了,但李素知道,她能获得朱凯青眼,和她超强的业务能力不无关系,她当得起他的贤内助。确定关系之后,朱凯经常在业务上照顾李素,随身携带李素的名片派发。梁娜就是从王总那儿看到她的名片的。

“你还别说……”下一个红灯路口,朱凯道,“今儿本来我没打算带你来,是王总提的,他说梁娜认识你,想让你俩见见……”

“什么?”李素大惊,心脏差点跳出胸腔。

朱凯扭头瞅她一眼,笑道:“我就说认错了吧!你怎么可能跟那种女人认识?但王总既然提了,我也不好拒绝。你既然来了,就算不认识,多少该给人梁娜一点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日后还得求王总办事儿呢!”

李素没再接话,脑子里一片混乱。她以为今天这一面会是她被梁娜要挟的开端,不想她早已经提前揭她的老底儿了。她是怎么跟王总说的呢?说她们以前一起在夜店坐台,还是说她勾搭过有妇之夫,还被人家老婆当众手撕呢?那王总又是怎么跟朱凯说的?他有没有透露过其它?这次没说,以后会不会说?

李素忽然觉得可笑又可悲,原来她才是今天酒桌上的小丑,被王总在内的知情人揣度,打量。他们是否背后讥笑过朱凯呢?他们找情人不在乎女人的身份来历,可朱凯不同,他是要把李素娶回家的,就在两个月前,朱凯还提到了结婚的事儿,商量着要找个合适的日子带李素回家见父母……

李素恨不能把梁娜碎尸万段,她在心里骂了声婊子,待脑门儿的血液一点一点回流到心脏,才道:“你之前不是说要安排我跟你爸妈见面吗?现在我手头的事儿忙得差不多了……”

“他们去外地看我姐了,估摸着得住上一阵子,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3咖啡厅的包厢里,李素开门见山,问梁娜是不是想要钱。

她看梁娜就像在看一个行走的病毒,一分钟也不想跟她多待。在她心里,梁娜是肮脏的,卑贱的。并且因为她见证了自己最黑暗狼狈的时刻,李素对她无比厌憎。

梁娜起先还在努力维持微笑,随着李素的表情逐渐崩溃,话说得越来越难听,她的好气性儿没了,冷笑道:“都是在那种地方待过的人,你跟我装什么清纯佳人?我堕落,我肮脏,你又干净到哪里去?起码我还没被人家老婆当众掌掴呢!你那些事儿,朱凯知道吗?”

“你住口!”李素气得发抖,慌乱中带倒了面前的水杯,“我跟你不一样,我没卖过身,也不像你这么不要脸,能光明正大地勾搭男人!你在王总面前揭我的底儿,不就是想拖我下水吗?你自己烂泥里打滚,也见不得别人好!我告诉你,朱凯不会相信你那些鬼话的,他根本不在乎我的过去。我认识他的时候,清清白白……”

“哟呵!”梁娜笑得花枝乱颤:“既然这样,你巴巴地约我见面干嘛呢?难不成只是想跟我叙旧?”

李素哑然。

是啊,如果她真的问心无愧,真的不怕这段黑历史被人翻出来扔在朱凯面前,又何必找梁娜呢?来前她也想过一定要沉住气,好好跟梁娜谈条件,只要她不狮子大开口,她会尽量满足她。

但她又怕这会是个无底洞,更怕梁娜不图钱,只想破坏她跟朱凯的感情。

正是这惧怕和厌憎,使她一开口就失了分寸,既暴露了自己胆颤的内心,也成功激怒了对方。

“既然你这么瞧不起我,咱俩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些人哪,表面上上了岸,心还在海上飘着呢!你当初真要有那么干净,今天甭管我背后说什么,你都不会在意。说白了,是你自己心虚。你也知道那些事暴露对你意味着什么。李素,我不妨明着告诉你,你跟朱凯,好不了!你以为你高我一等,可是在我眼里,咱俩没什么两样!”

当晚,李素从噩梦中惊醒,一身冷汗。她梦到在跟朱凯的婚礼上,梁娜突然闯入,拿出她当初在夜店被人掌掴的证据,问朱凯知不知道她当年的那些风光事迹。现场一片骚乱,人人交头接耳,朱凯拒绝听她解释,他毅然走到台前,举着话筒当众宣布:婚礼取消,因为他找错了人,找了个烂货……

李素急忙慌摸到手机,想给梁娜打过去。这事儿还有得商量,只要她肯低头……

不!在摁下拨号键的一刹,李素顿住了。

这算什么呢?示弱?讨好?哀求?她明明没干过见不得人的事儿,只是在青涩的年纪误入是非之地,遭遇了一场爱情骗局,这也算不堪吗?她到底在怕什么?她怕那段不甚光彩的过去暴露于人前,怕朱凯不信任她!反过来说,其实是她对朱凯的不信任。而这种不信任归根结底还是源于她的自卑。

她看似早已和过去切割,其实并没有。她根本无法正视和原谅当初那个行差踏错的自己,所以在朱凯问及她的过往经历时,她将这一段略过了,她用了少量的篇幅来讲述自己的奋斗史,感情方面更是把自己摘得近于空白。

因为洗得太白,所以她经不住哪怕是她认为不是黑的黑。

4两天后,朱凯忽然问李素:“你是五年前到的XX公司,那之前呢?之前那三年在哪儿,怎么没听你提过?”李素心中一沉,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梁娜没有放过她。

“你到底想问什么?”李素轻笑,她不喜欢朱凯这么旁敲侧击地打探,宁愿他开门见山。“我就是好奇,你说你成年之后就外出打工了,一开始肯定吃了不少苦。我就是想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去过哪些地方。”

事已至此,李素觉得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她挑眉,直白地问道:“梁娜跟你说的吧?你信了?”“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说。李素,你知道我这人向来直来直往,我经历过什么都告诉过你,你的事我也想多了解一些。我找你是奔着结婚的,多了解一点总没有坏处。”

“直来直往?”李素冷笑,“既然直来直往,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跟梁娜到底认不认识呢?为什么不直接问我以前是不是在夜店工作过呢?你爸妈根本没有外出,为什么骗我呢?不想让我见他们,你可以直说的。”

李素知道朱凯爸妈没有外出,是因为那天她亲耳听到朱凯给他妈打电话了,说他约了个修空调的,让他妈在家候着,别着急出去打麻将。

朱凯笑笑:“那天我把你的名片给王总的时候,梁娜看到名片上你的头像说漏了嘴,说跟你认识,说你俩当初在一个夜店里工作过。后来大概是听王总说我们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她又赶紧打电话跟我解释,说你只是在夜店打杂,做服务生,跟她不一样,让我不要多心。哈哈,你说我能多什么心?你要是实话实说,我还能不信你?可你为什么要隐瞒呢?你不信我,还是不信你自己?”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要是李素心里没鬼,要是她真的没做过什么,为什么不敢承认她跟梁娜认识呢?为什么在酒桌上对梁娜那个态度呢?

李素看着朱凯那玩味儿的眼神,心一点一点沉下去,为朱凯的旁敲侧击感到悲哀的同时,更为冤枉了梁娜感到可笑。梁娜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的心虚,她故意掩藏事实的行为已经在她和朱凯之间立起了一道无法冲破的高墙。

他们完了。

5漫长的沉默之后,李素提出了分手。

朱凯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就同意了,李素明显感觉到朱凯松了一口气。她庆幸自己没有犹豫,没有把这艰难的决定权交给朱凯,总算给自己保留了一份体面。但让李素意外的是,当天晚上,她就收到了梁娜发来了一堆照片和几大段短信。

照片的背景是昏暗的包厢,朱凯和王总等人跟不同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人勾缠在一起,个个脸上挂着迷醉惬意的笑容。其中一张,女人坐在朱凯的腿上,而朱凯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摁在女人高高耸起的胸脯上。这和她平素见到的那个一本正经,干净儒雅的朱凯判若两人。

短信很长:“李素,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想过拖你下水。我自己烂泥里打滚,但没有见不得人好的毛病!你能过得好,我由衷地替你高兴。但有个事儿我得承认,当初确实是我说漏了嘴,让朱凯知道你跟我认识。后来我设法补救了,可是没什么用,朱凯好像根本不信。那个饭局其实也是他安排的。他特意让王总带上我,大概就是想试探试探你,看看你见到我的反应吧!

“老实说,咱俩虽然在一个地方混过,但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样。你大概忘了你当初被那女人掌掴时,我替你出头的事儿了吧!忘了也没关系,我无所谓。我这样的人,谁沾谁恶心吧!我知道你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我,可你就搁心里头瞧不起不行吗?干嘛非得说出来?我本来满心激动地想把朱凯私下应酬的一些事儿告诉你,结果给你气得什么也不想说了。

“说白了还是我犯贱,自讨没趣儿。觉得你以前给男人骗过,不想再看你掉坑里,所以才想加你微信,好提醒提醒你。这么说吧,你要跟朱凯只是利益往来,各取所需,那你随意。要真是奔着结婚去的,还是谨慎点好。男人嘛,应酬惯了,就改不了了。就算将来结了婚,也不会收敛,何况你们现在已经确定了关系,他还这么应酬,多少有点不要脸了。你要能接受这样的男人,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毕竟他条件也不错。[笑脸]

“就这么着吧!废话不多说,你把我电话删了吧!留着没用,还膈应你。[拜拜]”

李素握着手机,将那些照片和文字反复看了多遍,直看得眼睛发胀,目光溃散才垂下了手。

人世间的事就是这么荒诞可笑且令人猝不及防,人的认知又是如此的局限,局限到看不清身边人,局限到带着偏见和误解评判他人,还自以为多高尚。原来她以为的不过是她以为,她以为的人和事,没有一样是按照她的预判发展的。而在这当中,她最大的错就是连她自己也没能正视那段不被善待的过去。

她乱了阵脚,给了别人二度伤害的机会。

好在,真相来得不算晚。好在,上天待她不薄。她从中获利,受益匪浅。

她第一次从辩证的角度看待曾经帮助过自己,却被自己鄙视至今的梁娜,真心诚意地给对方回复了一句:谢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